第十章

小说:周末情妇 作者: 凯琍 类别:言情小说 字数:7303

即将是情人节了。
  在周休二日的前一天,也就是周五的午后时分,杨梅镇的一条小巷前,停下了一辆计程车,一个苗条的女子下了车,手上抱着一个仍在襁褓中的婴儿。这是一个很平凡的画面,不会引起路人丝毫奇异的眼光。
  这女子走到一处红色大门前,按了门铃,来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岁出头的女人。
  “妈。”
  “雨蓉、你来了。”潘丽影露出笑容说。
  “很久没来看看妈了,所以带念维来坐坐。”
  “进来吧!”潘丽影领着女儿和孙子走进室内,桌上早已准备好丰盛的餐点。
  雨蓉抱着儿子坐下,但潘丽影却将念维接了过去,
  “你吃点东西吧!我来照顾念维就好;看你愈来愈瘦了,这样下去怎么行?”
  雨蓉只是微笑,拿起筷子,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家常菜。
  “你最近工作怎么样?”潘丽影问。
  “还好,虽然才工作一个月,但我觉得这工作很适合我。这是针对学习障碍者所做的研究,基金会里的人对我也很好,今天我说要请半天假,主任立刻就答应了。”
  “在生下念维第三个月后,雨蓉便在一个教育基金会找到了研究员的工作,这对地而言可说是如鱼得水。
  “那里有没有适合你的对象?”
  “妈!”雨蓉差点呛到。
  潘丽影做出理所当然的表情,“你总不会一辈子都不嫁人吧?
  “我现在只想好好将念维带大,我没有想到什么结婚的事情。”
  “你去年突然告诉我说你怀孕了,任我怎么逼问你,你都不肯说出念维的爸爸是谁,那也就算了,但是,现在你一定要听我的,好好找个对象组织家庭!”
  雨蓉叹了口气,她又何尝不想呢?
  “等念维大一点再说吧!”她只好找个借口。
  “你该不会是还忘不了那个男人吧?”
  “当然不是!”雨蓉回答得太快,却反倒有点欲盖弥彰。
  母女俩其实也都意会到这一点,但不属说破,沉默了片刻,雨蓉才又开口问:“丁叔叔的身体还好吗?”雨蓉口中的丁叔叔其实就是她的继父,也就是潘丽影的第三任丈夫。自从雨蓉的父亲过世以后,潘丽影在这十年里的感情生活,可说是什么风浪都经过了,最后遇见了在镇公所的丁伟丰,才算是真正安定了下来。这一年来,丁伟丰都尽心的持家,而潘丽影也很细心的照料他带来的两个小孩,所以,一家人过得还算和乐安详。只是,雨蓉却还不愿意喊丁伟丰一声爸爸,因为在她心中,她的爸爸只有一个。
  丁伟丰和潘丽影都了解她的心情,因此,都不曾刻意勉强什么。
  “他今年六月就要退休了,到时就可以好好调养身体了。”潘丽影说。
  “噢。”那么她也可以放心了,妈妈应该会幸福的。
  这时,念维突然哭了起来,潘丽影连忙哄慰,母女两人谈起念维的种种,气氛这时才慢慢热络了起来。五点整,赵雨蓉抱起念维准备离开,她并不想看到丁伟丰,或许是还不能习惯,又或许是害怕见到别人家庭团聚的感觉。
  “这是坪林的茶叶,就给了叔叔泡来喝吧!”
  “好,我会告诉他的。”
  “那我先走了,我会再跟你联络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
  潘丽影送女儿走到门口,还是不忘叮咛道:“有机会就要把握啊!”
  雨蓉只是苦笑。
  道过再见以后,雨蓉抱着念维走出了家,抬起头发现下起了小雨。雨丝将小巷衬得朦胧而迷离,仿佛一层半透明的网,将大地万物都笼盖住了。她抬起手想招一辆计程车,但是,一辆黑色的轿车却在她面前停下,车窗很快地滑下,却是一个最不可能出现的人出现了!
  “上车!”
  听着那熟悉而陌生的声音,让雨蓉恍惚中以为是时空倒转了。这是小雨之中的幻觉吗?还是她过度的思念所造成的?
  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雨蓉对自己摇了摇头,但是眼前的景象并未因此而消失。
  车子里,毕维麟锐利的眼晴瞪视着她,小雨一滴一滴落在她脸上,带来冰冷而清醒的感觉,是的,这一切并不是梦。他走下车,撑着一把黑伞,慢慢踱步到她面前,每一步对她来说都是无比震撼。终于,他们两人在伞下相逢了,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跟我走。”
  他看起来一点也没变,只是脸色有些憔悴,像是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的样子,眼中都布满了红色的血丝。雨蓉看着这个和自己纠缠了十年的男人,她的声音像是被巫婆夺走了一样,只能无助地摇摇头。
  “你敢不听我的话,我就按铃找你母亲出来,告诉她我就是孩子的父亲!”
  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她抱着念维退了一步。
  “我相信你没胆子替别的男人生孩子,你这辈子唯一的男人就是我!”
  他说得理直气壮,她却有些不满起来,“你少自以为是!
  “跟我走,还是要我按铃?让你母亲出来和我见个面。”他走到门前,手指碰触门铃,还是那一副习惯威胁别人的口吻。
  原来,他一切都知道!他是预谋已久,有备而来的!雨蓉然领悟到这一点,她永远都斗不过毕维麟。雨蓉明白,若是让母亲看见他,一定会硬逼着他们结婚,好给念维一个名分,而那正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情况。因为,毕维麟不会想娶她的,一年前她就知道了。
  “我……我跟你走。”她只考虑了几秒钟就投降了。他替她开了车门,当他看见念维的时候,浓密的眉头皱紧了一下。
  雨蓉见状不禁想着,他是否很不希望有这个孩子?毕竟,这对他的事业和家族并没有什么好处。她在心中叹了一口气,抱着念维坐进车里。
  毕维麟也坐上车子,方向盘一转,很快的开往交流道的方向,这是要回台北的路。一路上,两人都安静无声,仿佛有一条无形的铁链把彼此缠住,感觉像要窒息一般的难受。
  念维睡着了,无邪的小脸上,什么都不知情。到了台北,毕维麟将车子开往天母,雨蓉看都不必看,就知道这是要往哪个方向,是的,睽违一年,她又将回到那个家了。
  车子开到地下室,他们仍旧沉默,搭了电梯到达十三楼,一切一切,都跟以前一样,只不过时间己经偷偷溜过了三百多天。
  进了家门,“喵喵!”小猫立刻兴奋地迎上来,绕着毕维麟的脚边跑。雨蓉睁大了眼睛,没想到毕维麟还留着这只猫,而且和它建立了相当好的感情。
  小猫好奇地观察雨蓉,左右嗅闻了好一会儿。才像是认出了主人一样,也开始瞄瞄叫。这种熟悉的感觉真好,雨蓉有些感动起来。放眼四周,这客厅似乎跟她离开时一样,还是放着她喜欢的花瓶。挂面和摆饰,这一年来,毕维麟显然从未想改变它们。
  雨蓉正感到迷惑,毕维麟环住了她的肩膀,带她走到一问房间,那正是当时她自己布置的小书房,房门一开,里面居然什么都没变,她的书本,电脑,摆设,都和以前一样,而且维持在很整洁的状态。雨蓉看着他,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。
  他又带着她走到主卧房,桌上仍有她的女性用品,左边的衣柜里也都是她的衣服,就像她从未离开过一样。
  “为什么?”她抬起头,看进他深遂的双眸。
  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。”他面无表情,语气却冷得吓人。
  她抱紧了念维,觉得有股寒意上升,“我走……对你和我都好……
  “对你或许是如此,但你可知道我是怎么度过这一年的?当我一醒过来,发现你不在身边,只留下一张该死的纸条,你以为我会有什么反应?
  “我想……你应该是轻松多了吧!”她心酸地说。
  “你这要命的女人,你怎么能这么想?你可知道我十年来一直只有你一人,你走了我还能碰谁?我根本谁都不能习惯!”
  习惯……习惯……她对他的意义只是如此而已吗?她咬紧了下唇,不想再多说什么。
  两人僵持之际,念维在这时大哭了起来。雨蓉在床边坐下,低头哄慰,“别哭,别哭,妈在这里。”
  念维却还是大哭不已,这时己经是他吃晚餐的时间了,雨蓉原本很自然地要解开衣服,让念维喝她的母乳,但又意识到毕维麟在现场,让她不禁为难起来。
  “请你……回避一下好吗?”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请求。
  “为什么?”他不是很高兴地回答,对于孩子打断他和雨蓉的话,他反而觉得这孩子可能是故意的。
  “我要……喂他喝奶。”
  看着她脸颊上的红晕,他才意会过来她要喂的是母奶,于是,他绽开邪气的微笑,”他是我儿子,你的身体我也早就看过了,请问我为什么不能在场?”
  “你……”她实在说不出害羞的原因。
  念维哭得更厉害了,雨蓉为了安抚他,只好咬了咬下唇,将自己胸前的扣子打开,不料她的手却颤抖得历害,几乎无法解开任何一颗。
  毕维麟见状,主动伸出手帮忙,故意慢条斯理的解开扣子,害她脸上的羞红更加深了。解开了她的扣子,他还熟练地拨开她前扣的胸罩,露出了她白皙的乳房,这情景让他看得血脉贲张。
  “谢谢。”
  “我的荣幸。”他说得口干舌燥。
  好不容易,她终于让念维含住她的乳头,开始吃奶,慢慢吃完了以后,念维还打了个满足的饱隔。在这过程中,毕维麟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她,他发觉她更美了,美得有些圣洁、有些光辉,却让他更难以抗拒这诱惑。
  雨蓉将念维放在床上,让他躺在枕头上,调整到他最舒适的位子,念维便笑了一笑,又沉沉睡去了。
  “小孩子不是吃就是睡吗?”他发现他儿子好像只会做这两件事。
  “他还小。”她替念维盖上被子,想要整理好自己的衣服。
  “不用了!”他握住她的双手制止道。
  “呃?她一时还不懂他的用意。
  “你欠我的实在太多了,这一年来害我过着禁欲的生活,看你要怎么还我!”他眯起眼睛,伸手开始脱下自已的外衣。刚才的那一幕,将他积压已久的欲望完全挑逗起来了。
  “你想做什么?我们的孩子在这儿呢!”雨蓉不可思议地瞪着他。
  别大呼小叫的,他睡得很熟,你想吵醒他吗?”他一步一步走近她,她退后了好儿步,背部抵到了墙壁,“别过来,我不要在孩子面前做这种事?”
  “我倒是不太介意,但如果你坚持的话,换个地方也好。”他走上前去,一把横抱起她,走出了卧房,来到隔壁的书房。雨蓉一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就被放到了宽大的书桌上。他站离了一步,以最快的速度除去上身的衣物,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冷笑。
  “不要,我不要再和你有任何关系了。”怕他,也怕自己……
  “这恐怕不是你可以选择的,你只能有我,永远都只能有我!”他霸气地宣示,一边扯开了她身上的衣服。
  “不?放开我!”雨蓉的挣扎只是换来他更有力的拥抱,两人在推拉之中,将桌上的东西部推落到地上,发出一阵阵撞击的声响。
  “你想吵醒孩子吗?他可是会吓哭的喔!”他在她耳边威胁道。
  雨蓉停下了动作;全身僵硬。
  “这才乖。”他的声音变得沙哑,一件又一件脱下她身上的束缚。
  在台灯的晕黄米线中,她赤裸的身体逐一显露出来,让他发出赞美的叹息,“你竟然让我等了那么久,一直苦苦的忍耐着,只为了再见到你这模样……”
  雨蓉羞涩地低下头,不敢迎视他热切的眼光。他俯下头,从她的额头开始吻起,纷纷落下的细吻让她开始颤抖,每一处都像是小小的火苗,眼看就要燃起熊熊火焰。
  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握紧他的肩膀,不晓得该对这反应如何是好。
  “你好像更敏感了……”他故意挑逗地说,双手抚过每一个柔滑的曲线。
  雨蓉的脸早已羞红,事隔一年,她还是无法掩饰对他的感觉,只能在口头上伪装道:“我才没有!”
  他含住她的乳尖,反覆舔弄,“这里,除了我,还有儿子,谁也不能碰,知道吗?”
  “你管不了我……”她倒吸了一口气,因为他修长的手指更往下移了。
  “我当然要管你,这身子十年来都是我的,以后也一样,只有我可以这样拥有!”
  “我恨你……我恨你……”她恨他,但更恨自己。
  “恨我是吗?我无所谓,我只要你……永远、永远都是我的……”他将她的身子推倒在桌上,两人的贴近让她立即感受到他的亢奋。他的胸膛压着她的乳房摩擦,坚硬与柔软的碰触,是一种奇特而煽情的刺激,两人的心跳都随之加快了。
  而他接下来刻意施展的魔法,更是让两人都不禁低吟出声,每一处肌肤都为之发热、发烫。终于,他举高她的双腿,开始刺探地进入。一年未经云雨的她,立刻感觉到紧绷和不适,“别这样,好疼……”
  “你再怎么求情,我都不会饶你的,是你背叛了我!”
  “停一下,拜托你……”她的小手推着他的肩膀,却丝毫无法撼动他。
  “我就是要处罚你,这是你应受的!”他嘴里说着冷酷的话,腰间的动作却放轻了下来,等到她慢慢能适应,才一次又一次缓缓深入。
  他低头吻着她皱起的秀眉,“你觉得怎么样?还疼吗?”这问话还是泄漏了他的关怀之意。
  她的脸红了起来,不想说谎话,也不想说实话,只好闭上眼睛,不愿看着自己在他的魅力下融化。毕维麟抽了开来,将她翻过身子,让她趴在桌子上,从她背后进入,双手还从后面捧住她的双乳,嘴唇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:“说你要我……快说,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……你也燃烧起来了,不是吗?”
  “不,我没有……”她的声音破碎了,因为他更加有力的冲击。
  “说谎!”他咬了咬她白嫩的耳垂,“我要你承认,你是要我的!”
  “我不说……我绝对不说……”她倔强地否认。
  他的怒气化为更强的欲火,几近疯狂地要着她,“为什么?为什么总是这样?我要你,我要你也要我!”
  雨蓉再也无法言语,只能发出模糊的呻吟,脑中已经一片空白。
  他在椅子上坐下,将她转过身来,直接面对他的亢奋,捧住她的臀部,让他男性的象征进入,上下剧烈地震动。
  “维麟,求你……
  “求我什么?”他额头上的汗水,滴落在她胸前。
 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她只是无法承受这甜蜜的折磨,又想要继续下去,又想要让它停止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她发出小猫般呜咽的声音,“我受不了……”
  “告诉我……你是要我的……”抛低头舔去她胸前的湿润。
  “我……我要……我要你……”
  “雨蓉……你这倔强的……教人挂心的……我非要好好惩罚你不可。”在他的带领之下,她终于和他攀上了高峰……等到两人慢慢从激情中平静下来,他仍然将她搂在怀里,可以倾听到彼此的心跳。雨蓉把脸贴着他汗湿的胸前,只觉得好温暖,好像回到了家。
  “怎么了?累成这样?”他摸着她的脸问。
  “你真是疯了……”刚才那要命的欢爱,让她全身都虚脱了。
  “谁教你胆敢这样对我?不准再离开我了,否则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!”他双臂收紧,说明着他怒火未消。
  雨蓉悠悠地叹了口气,无法回应这句话,只好转个话题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  “为了找你,我不知花了多少时间和心力,我找了五家侦探社,轮流在台北、杨梅监视着,直到今天下午,在你母亲家前的侦探终于有了回应,那些笨家伙看到你走进那屋子,总算还记得打电话通知我!我一听,就丢下了重要的合并会议,立刻开车去找你,这一次,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逃走了!”
  听到他这么说,立刻让她抬起了头,“为什么?只为了我是你习惯的女人,你就如此大费周章地找我?”
  “你是我的,我们之间没有结束,我早就说过了!”他强横地回答。
  雨蓉灰心了,这并不是她想听到的答案。
  “反正你跟戴小姐应该也结婚了,你又何必这么坚持……?”
  “你提那个女人做什么?我跟她毫无关系!”
 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这一年来,她很少看报章杂志,就是不想看见他结婚的消息,难道说他们到现在还没成婚吗?
  他说得斩钉截铁,“没什么好可是的,我不可能娶她的,我连碰都不想碰她!”
  “你不是要继承你父亲的位子……”她真的不懂。
  “你冷?”
  “我……”在他的目光之下,她只觉得脸上烧烫无比。
  他抱紧了她,“我知道你恨我,但是,我不会放你走的!你绝对不会再有逃走的机会,你听见了没?”
  “你怎么可能……爱上我呢?”她还是不敢相信。
  他叹了口气,“其实,十年前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有这种预感了。但是,我不能爱上任何人,我不允许自己做这种傻事,所以,我只好用威胁的手段,才能得到你的人、更不让别人拥有你。每一次在黑暗中抱着你,我都告诉自己,这是性欲,是需要,没有别的,然而,我却因此不能再抱别的女人,所以,我又说服自己,这只是习惯,绝对只是习惯。”
  “这样过了九年,当你说要和我分手时,我才突然醒悟,我不能没有你,只是我不愿承认,反而对自己说,该是断绝这坏习惯的时候了,反正我也该结婚了,干脆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,也顺便把你忘记。可是,我忍不住派人跟踪你,当我看到那一叠照片,全是你和那个男人约会的情景时,我嫉妒得简直要发狂了,在圣诞节那天,又亲眼目睹你们说笑的模样,我更是忍无可忍,于是,我下定决心要占有你,即使我不会娶你,我也不让你和别人结婚。”毕维麟停下了一会儿,望着她的眼眸,她看起来是吓着了。
  “和你同居的那一段日子,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。我从来没有约会过,没有陪女人购物过,是你第一次让我有了家的感觉。我明白我再也无法掩饰自己,但是我太倔强了,我以为自己可以娶别人,可以把你当作情妇,事实证明我错了。在你离开以后,我什么都不想要,连事业都不再那么吸引我,我要的只有你。我不再表示要继承家业以后,我的家人反而跟我热络了起来,很讽刺吧?最近我们甚至可以和平相处了,即使我父亲将位子传给了我,我的继母和姐姐们居然也没有激烈抗争,还跟我说了声恭喜,现在我达成了从小的愿望,但我却不快乐,因为我要你,我爱你,我必须找到你!”
  雨蓉听到这里,眼泪不知不觉中滑落脸颊。
  “别哭,我知道你恨我,可是,我会让你慢慢爱上我的。”他心疼地吻去她的泪水。
  “我……”她哽咽得说不出活来。
  “我说了这些话,真的让你这么难过吗?”他的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慰,“但我还是每天都要对你说,我爱你,己经爱了整整十年。”
  雨蓉双手把住他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的肩头,酸楚地哭了起来。她的泪、有委屈,有欣喜,有惊讶、有感动,所有的感觉错综复杂,让她都不知该拿自己怎么办才好。毕维麟将她拥在怀里,任她哭个够,不管什么原因,总之,他会一直这样拥着她,即便天荒地老都不放手。
  等她终于停止啜泣、抬起头想开口说些什么,他立刻就断然说道:“不管你要说什么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!”
  她破涕为笑,“你又知道我要说什么了?”
  “我知道你恨我,你有太多理由可以恨我,我做了太多伤害你的事,但我保证,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你。”他郑重地承诺道。
  “为什么我要相信你?”她故作为难状。
  “我们立刻结婚;我可以定下契约,如果我辜负了对你的诺言,我所有的财产都归你所有,而且还要一辈子作你的仆人?”
  “你说这什么话?”她只觉得好笑。
  “我说的是真心话,为了让你爱上我,要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  雨蓉感动地望着他,看出他眼中的真切情意,不禁温柔地摸了摸他的脸,“傻瓜。”
  他握住她的小手,“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我这个傻瓜呢?”
  “我能拒绝吗?”
  “不能!”他说得又快又急,“你只能说好。”
  “既然如此……那么我的答案是好。”她脸颊羞红。
  “什么?”他像是吃下了一打铁钉,喉咙突然哑了。
  看着他不敢置信的模样,她有些害羞起来,“我什么也没说。”
  “不,我听到了!”他恍然回过神来,“我听得清清楚楚,你说了好!你要嫁给我,你要做我的老婆!”他把她抱得好紧,像是要折断她的背脊一样,几乎让雨蓉都不能呼吸了。
  “维麟,我快窒息了……”她忍不住抗议道,
  他稍微放开她一些,狂乱地吻过她脸上的每一处,仿佛要把她整个吞下肚子。她被吻得晕陶陶的,无力地倒在他的胸前,只能握住他的手臂,才能有一些支撑。”我们一定要尽快结婚,我要你和孩子都变成我的人。”他兴奋极了。
  她勉强找回了一点神智,开口问道:“等等,先告诉我一件事,当年你拍的那些照片呢?”
  她想知道那些裸照的下落,毕竟他可是用它们威胁了她好多年。
  说到这一点,他脸上浮现惭愧的神色,“我早就烧了”
  “什么?”她瞪大了眼晴。
  他咳嗽了一声才做出解释。”因为……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你那么美的模样,即使锁在保险箱里我也不能放心,所以,在第一晚威胁过你以后,我就把它们全烧掉了。”
  “你烧了那些照片……竟然……还骗了我那么久。”害她还傻傻地作了他九年的情妇,一点也不敢反抗,就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媳妇一样。
  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怕你会离开我,只好不断用那些照片威胁你,对不起,我实在太需要你了,让我有机会补偿你好吗?”
  世界上岂会有这么便宜的事?这可不是几句道歉就可以了结的了。
  她指着他立刻骂了一大串,“你、你、你……把我灌醉、拍我裸照、又威胁我、欺骗我,自己当初说要娶别的女人,又不让我去嫁给别的男人,磋跎了我十年的青春,你……你这人真是可恶透顶!”
  他的额头流下一滴冷汗,看来他的女人是很会记恨的,如今他只能认错道:“都是我的错,是找不对,是我卑鄙,你可以判我一切的罪,但是,不要再离开我了!”
  雨蓉故意哼了一声,“这可难说了,现在你什么威胁我的把柄都没有了,看你要怎么留得住我?”十年风水轮流转,以往都是她听他的,现在可就不一样了。
  果然,他露出担忧万分的神情,诚恳地发誓道:“雨蓉,你相信我,我会好好爱你的。我会爱到让你不想离开我……”
  “看你的表现吧!或许我会考虑让你将功折罪……”她故意迟疑着说。
  他的吻立刻有如细雨般落下,她微笑着承受着这浓情蜜意,心想,还是将自己的表白延后再说,谁教他这样“折腾”了她十年呢?
  那么,晚点让他知道她的心意,晚点把儿子的名字解释给他听,或许也不失为一个适当的小小惩罚吧?
  又是星期五的夜晚,又是即将燃烧的一夜……
  
  
  (全篇完)

 

快捷键← 上一章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章 快捷键→
周末情妇》章节 第十章 由作者 凯琍 原创,本站本篇内容源自网络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本信息如有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处理。